走近伊朗间谍之王–苏莱曼尼

卡西姆·苏莱曼尼(Qassem Suleimani,1957年3月11日-2020年1月3日),伊朗军事人物,伊朗革命卫队圣城旅旅长,主要负责审核伊朗对所有反以色列武装的培训与支援,并操控向叙利亚输送军事物资,集军事、外交、情报等大权于一身。他曾指挥伊拉克境内的反美战斗、并涉嫌派人暗杀沙特驻美大使,他的行动左右着中东局势,被称为伊朗的间谍王。

2007年,美国将圣城旅列入恐怖组织名单,美国国务院称苏莱曼尼为支持者。在特朗普领导下,美国对伊朗革命卫队态度愈发强硬。尽管如此,苏莱曼尼似乎并未受到影响。2017年,苏莱曼尼被《时代》评选为当年最具影响力的百人之一。

前中央情报局分析员,中东政治专家波拉克如此评价苏莱曼尼:对中东什叶派来说,他集精英特工、知名将帅和流行偶像于一身。在西方国家,他是伊朗革命卫队分支指挥官,输出伊朗革命,支持,推翻亲西方政府,发动伊朗对外战争。

哈佛大学中东学者马吉德·拉弗扎德写道,说到伊朗权威,他是继最高领袖哈梅内伊之后的第二人。事实上,苏莱曼尼对哈梅内伊的外交政策有很大影响。

《外交政策》称其为“黑暗骑士(Dark Knight)”,《旗帜周刊》称其为“修正先生(Mr. Fix-It)”,《经济学人》称其为“冬狮(A lion in winter)”。《商业内幕》列出标题《谁是卡西姆·苏莱曼尼?不只是特朗普漏掉了中东大故事》。

苏莱曼尼的圣城旅主要任务是「不对称作战」「情报搜集」「特种作战」「什叶派宣传」「秘密作战」「海外作战」,看营业范围是典型的特种部队,人数有一万五千人左右,实际上这是正常的师级建制,因为旅级编制一般只有3000到5000人,它叫圣城旅可能有低调的原因,毕竟主要业务是搞特殊作战的。

圣城旅也是伊朗外交利器,大致相当于美国中央情报局和特种部队总和。作为伊朗精锐将领,苏莱曼尼20年来负责在国外进行军事行动并赢得声誉。

而且他在中东到处给人当顾问的时候,1.5万人的圣城旅,大概有几千人在叙利亚当「顾问」,这个数量怎么看都不像是去当顾问的。

从2013年的古赛尔行动到2014年的萨拉赫丁,再到2016年的摩苏尔,打法是标准的特种部队思维,擅长找出对方薄弱环节,或者诱敌深入(为敌方制造薄弱环节),特别喜欢不对称作战,这个名词的另一面是。这种风格做起事来,一般是只看重结果而忽略其他东西的。

苏莱曼尼的履历非常漂亮,如果抛开其他因素,只看履历的话,基本上是一个军人最理想的状态,放到哪里都是名将,列出来看看:

1957年3月11日,苏莱曼尼出生在克尔曼省的拉波尔村,从小就读宗教学校,形成了隐忍而坚毅的性格。在伊朗国王巴列维统治时期,苏莱曼尼当过泥瓦匠,干过纺织工人,遍尝辛酸,其思想日渐倾向主张用宗教改造社会的霍梅尼。

1979年革命胜利后,苏莱曼尼作为积极分子进入霍梅尼创建的500人团(即伊朗革命卫队的前身),担负霍梅尼的安全保卫工作。在他的指挥下,破获了多起保王党叛乱,尤其是发生在1980年的诺杰空军基地叛乱。

1980年9月22日,两伊战争开始,苏莱曼尼以中尉身份参加新组建的革命卫队走上战场。在多次战斗中,苏莱曼尼主动申领危险的敌后侦察任务,把伊拉克军队的部署情况搞到手,立下战功。在他30岁生日的那一天,位于德黑兰的国家最高安全委员会破格将其提拔为第41旅(塔哈拉拉赫旅)的指挥官。

1988年两伊战争即将停火的前六天(即7月26日),萨达姆将伊朗流亡者组成民族,在伊拉克大炮和飞机的掩护下,占领伊朗边境小镇巴德-阿尔·阿尔卜,并继续向伊朗纵深挺进,苏莱曼尼亲率近万革命卫队进行反攻,并切断民族的供应线日,几乎全歼敌军。

20世纪90年代,苏莱曼尼担任驻东南部克尔曼市的革命卫队指挥官,那里毗邻战乱的阿富汗,也是从罂粟种植区金新月向土耳其和欧洲贩运毒品的必经之道。苏莱曼尼以铁腕手段打击贩毒活动,甚至出动战斗机打击了贩毒商队。

2011年(54岁),苏莱曼尼晋升少将,苏莱曼尼对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非常忠诚,并做出了非常大的贡献,最高领导人哈梅内伊称呼他为「活着的烈士」,说实话,这个称呼不太吉利,有种给活人戴孝的感觉,现在果然不幸言中。2014年8月,苏莱曼尼卸任圣城旅旅长之职,由其亲密下属侯赛因·哈马达尼接任。西方媒体称,虽然苏莱曼尼离开了圣城旅,但实际上他不仅是这支特种部队的主导者,还是伊朗整个革命卫队的影子统帅。

2020年1月3日在美国对伊拉克首都巴格达国际机场遭美军火箭弹袭击中身亡。

1月6日,伊朗最高领袖阿里·哈梅内伊任命伊斯迈耶·卡亚尼(Brigadier General Esmaeil Qaani)为革命卫队“圣城旅”新任指挥官。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