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防了!在地震中崩塌的土耳其文明古迹

曾在阿加莎侦探小说《东方快车谋杀案》中读到过它的身影,那趟活跃于19-20世纪、横贯欧亚大陆的传奇列车,始发站正是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

去年,土耳其向联合国申请将其国名从“Turkey”改成“Türkiye”。英文的“Turkey”,有“火鸡”(实为珍珠鸡,因从土耳其销往欧洲而得名“土耳其鸡”,但这种禽类与“火鸡”并无关系)的意思,还衍生出“笨蛋、傻瓜”的含义。土耳其认为自己的(英文)国名影响了国家形象,所以要申请改过来。

这个有着欧洲文化的亚洲国家,吸引我们的不仅是它的历史,还有它的奇特地貌和文化。今天,圈阅君和大家聊聊土耳其地震中崩塌的文明古迹。

或许你惊讶过奥斯曼帝国的强盛,这个由土耳其人建立的第一个帝国,曾掌握东西文明的陆上交通线长达六个世纪。你在世界历史中看到过的拜占庭、君士坦丁堡、伊斯坦堡,都是古代三大帝国——罗马帝国、拜占庭帝国、奥斯曼帝国首都伊斯坦布尔的旧称,而今天的土耳其首都是仅次于伊斯坦布尔的第二大城市安卡拉。

土耳其一词由“突厥”演变而来。在鞑靼语中,突厥意为“勇敢”,而土耳其意即“勇敢人的国家”。土耳其横跨欧亚两洲,长期以来都被称为世界能源的走廊,被称为“文明的摇篮”,97%的国土位于亚洲的小亚细亚半岛,3%在欧洲的巴尔干半岛。土耳其是连接欧亚的十字路口。北临黑海,南临地中海,东南与叙利亚、伊拉克接壤;西临爱琴海,并与希腊以及保加利亚接壤;东部与格鲁吉亚、亚美尼亚、阿塞拜疆和伊朗接壤。

土耳其人是突厥人与属于欧洲人种的地中海原始居民的混血后裔。为土耳其人建立第一个帝国的是奥斯曼一世。自消灭东罗马帝国后定都君士坦丁堡,后改名伊斯坦布尔。古奥斯曼帝国的君主苏丹视自己为天下之主,将游牧部落的传统、波斯的艺术修养、拜占庭的政治文明和阿拉伯的科学文化融于一身,并继承了东罗马帝国及文化,使东西文明在此融合。

世界上两大地震带之一的欧亚地震带,又称地中海地震带,横穿土耳其、伊朗、阿富汗等三个国家。而这三个国家恰好是中东地区地震灾害最为严重的国家。中东地区其他国家又多处于欧亚板块、非洲板块和印度、澳洲板块结合处。这种特殊的地理环境决定了中东地区地震危害十分严重。以土耳其为例,全国有95%的人口、92%的陆地面积处于不同程度的地震危险区内。

对于地震这种来势凶猛、破坏剧烈的自然灾害,很早就引起了中东地区先民的注意。在对公元前3000年写有楔形文字的美索不达米亚泥版进行分析时,可以发现许多远古时代地震的信息,如有关大地颤动的时间和日期。

在一些地区,地震频繁发生,以至于人们用来进行占卜,泥版上有如下文字:“如果地震发生在黎明,那么国王将面临一场失败。”地震的许多引喻可在《圣经》和当时其他宗教著述中见到。一些显著的事件,诸如杰里科城墙的倒塌和红海的开裂,曾被那些不迷信超自然事件的人解释为是地震的结果。

据对己有的地震历史资料的不完全统计,自公元前3000年至公元2000年,中东地区共发生较大的地震1330次,其中造成死亡人数超过5000人或者震级超过里氏7级以上的特大地震就超过200次。

仅以死亡人数计算,据不完全统计,五千年来中东地区对伤亡人数有明确记载的地震累计造成的人员伤亡超过586万人。世界历史上死亡人数最多的地震灾害(110万人死亡)就发生于1201年的埃及和叙利亚。

地震是中东地区最常见的一种突发性自然灾害。强烈的地震可以在瞬间摧毁人类耗费无数心血建起的美丽家园,地震的巨大能量引发多种次生灾害。如一次5级地震所释放的能量相当于2万吨级爆炸的能量,而地震震级相差一级,能量相差30多倍。

在地震灾害的反复刺激下,中东地区也发展出了一些具有抗震功能的建筑技术。圣经《列王纪》中就有所罗门王和他建造宫殿的情形:“……他正用三层劈石加一层雪松梁修建内庭”。可以说这是中东历史上记载最早的抗震建筑技术。后来,中东地区一些著名的宗教建筑,如伊斯坦布尔的阿亚索非亚教堂、阿赫迈苏丹寺等就采用了高超的防震技术,使其经历多次大地震都安危无恙。

近日土耳其东南部发生的两次强震,导致土耳其与邻国叙利亚出现大量人员伤亡。据以往观察,土耳其发生的强震往往致灾性较强。过去100年,土耳其曾经发生过10次死亡人数超过3000人的地震,地震震级在7.0级—7.9级之间,发生的7级以上地震造成的灾害往往较为严重。

据报道,第一次7.8级地震发生在当地时间2月6日凌晨4点17分,震中为东南省份卡赫拉曼马拉什的Pazarcık区。第二次7.6级地震发生在当天下午1点24分,震中为卡赫拉曼马拉什省的Elbistan区。两次地震仅相隔9个小时。邻近震中的土耳其第六大城市加济安泰普,很多古迹受到了严重损坏。

意大利国家地球物理学与火山学研究所(INGV)所长亚历山德罗•阿马托7日在接受意大利ANSA通讯社采访时说,地震激活了位于土耳其和叙利亚边界的一条新的断层线,导致地面发生了横向运动,高达10米的位移,即地面沿着断层线的两个边缘水平滑动,方向向左,朝向爱琴海。此外,据格陵兰KNR广播公司报道,丹麦和格陵兰国家地质调查局高级研究员蒂娜•拉森表示,丹麦和格陵兰均有震感。

土耳其全国有超过6200座建筑物在地震中倒塌。土耳其共有17处世界文化遗产,其中位于震区的有两处。根据初步统计结果,位于土耳其东南省份马拉蒂亚市中心历史悠久的新寺(Yeni Camii)在2月6日的强震中崩塌。马拉蒂亚新寺于去年修复并开放供民众礼拜,访寺建于 Haci Yusuf 清线日的地震中被摧毁。另外,加济安泰普省历史悠久的铜匠集市的多个工作场所也遭到损坏,持续的大雪使救援工作难上加难。

在这次地震中严重受损的是加济安泰普省的千年古迹加济安泰普城堡(Gaziantep Castle),以及可追溯到古希腊和古罗马时代的世界遗产——赫夫塞尔花园(Hevsel Gardens)的数座建筑物倒塌。因为这场大地震,很多人第一次知道了“加济安泰普”这个名字。

加济安泰普位于两河流域,是幼发拉底河沿岸最大的一个城市,人口数有两百多万。它是土耳其南部的大城市,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城市之一,建城史可追溯到公元前3000多年。在一个“世界十大最古老城市”的评比中,加济安泰普的名字与叙利亚的大马士革、中国的西安排列在一起。

加济安泰普(Gaziantep)最初的名字是安泰普(Antep)。一战之后,战败的奥斯曼帝国被瓜分,加济安泰普被法军攻占。在被攻占前,这个古堡就是当地人抵抗法军的要塞。后来,安泰普被改名为加济安泰普(Gaziantep),而Gazi,指的就是“英雄”。当古堡被作为古迹开放给公众游览后,堡内新建一座加济安泰普防御与英雄主义全景博物馆。

2月10日无人机航拍的土耳其加济安泰普古堡。新华社发(穆斯塔法·卡亚摄)

加济安泰普城堡在这座城市的山丘上,城区里保存着多个时代的历史遗迹。它曾被认为是土耳其保存完好的城堡之一,有研究认为石器时期就有人类居住于此。波斯人、亚历山大大帝、罗马人、拜占庭人和阿拉伯人都曾在这里留下过统治痕迹。

最初它是一个赫梯帝国时期的军事瞭望台。位于市中心的制高点,整个城市众星拱月一般围绕而建。在公元2、3世纪,罗马人将它扩展成为一个规模宏大的堡垒。到了6世纪,拜占庭帝国查士丁尼大帝修复古罗马的防御工事,古堡也得到了修复和扩建。在突厥人建立的塞尔柱帝国兴起后,12、13世纪,这座古堡又被大规模重建。

在加济安泰普人心目中,古堡不仅有厚重历史的加持,被视作“英雄之城”,更是美食之都。城里有古老的集市、巷弄、寺、博物馆,也有烤肉、开心果、甜点等美食,真是文史爱好者的行者天堂。地震造成加济安泰普城堡的东侧、南侧和东南侧堡体坍塌,残垣断壁滑落到山坡下的道路上,堡体一些部位出现大面积裂缝。

在此次地震中受到波及的,还有一所世界一流的马赛克博物馆——泽乌玛马赛克博物馆。它在2005年开放,是全球最大的马赛克博物馆之一。《孤独星球》曾赞美它是“穿越整个土耳其来到这里都是值得的地方。”

这个博物馆是建水库时抢救性保护的成果,馆中收藏的马赛克都来自距加济安泰普四十多公里的古城泽乌玛。泽乌玛的建城史可以追溯到公元前三世纪,后来,古城逐渐湮灭在历史中。20世纪70年代,土耳其大兴水利,推出安纳托利亚计划,计划在安纳托利亚高原建设22座大坝、19座水电站。工程推进到1987年,在幼发拉底河上修建比雷吉克水坝时,人们意外地发现了泽乌玛古城。

在此次地震中,从加济安泰普到加济安泰普周边的尚勒乌尔法、迪亚巴克尔、马尔丁等土耳其城市,以及叙利亚阿勒颇等地,大量古迹也危在旦夕。

叙利亚1986年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濒危世界遗产名录》的古城阿勒颇在这次地震中遭到了重创,旧城墙的西塔已经倒塌,露天市场的几栋建筑已被震垮。

叙利亚阿勒颇古城堡,几千年来,阿卡德帝国、亚述帝国、罗马帝国、拜占庭帝国、阿拉伯……超过45个帝国或地方政权曾经统治过它。它坐落于地中海和美索不达米亚之间的新月沃土的北部,这个大型中世纪城堡建于13世纪,被认为是世界上古老、巨大的城堡之一。

它耸立在城中心一座锥形的小山上,以险要坚固闻名于世。一开始,阿勒颇古城堡是古巴比伦王国和亚述王国神庙的所在地,从古希腊和古罗马时期起,神庙便被改建为坚固的卫城和军事要塞。

在这次地震后,叙利亚文物和博物馆总局的声明表示,阿勒颇“城堡内的部分奥斯曼磨坊”已经倒塌,而“东北部防御墙的部分已经破裂倒塌”。城堡内阿尤布寺尖塔的部分圆顶脱落,堡垒的入口受损,“包括马穆鲁克塔的入口”。

据土耳其《自由报》的消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正在对地震灾区古遗址的受损情况进行调查,并将尽快启动保护和加固这些遗址的工作。

克劳迪欧·维塔·芬奇:《地震》,参见J.波力奥主编《理解灾变》,郑毅译 北京华夏出版社,2006年 。

《日约全书》中的《约书亚记》6:20、《出埃及记》14:21-27一。参见〔美〕Bruce A.Bolt 著,马杏垣等译

文中所用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烦请告知,即刻删除。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