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字号扎堆三线出击——我们足球等级考试“验货”新周期

6月热身赛,我们国奥队1∶2不敌乌兹别克斯坦国奥队。图为刘祝润(中)突破防守。视觉我们供图

9月6日晚,主教练成耀东带领的2001年龄段国奥队将在大连梭鱼湾足球场迎战阿联酋队,这是本届国奥队冲击2024巴黎奥运会决赛圈资格的第一场正式战斗——本小组这一阶段3场比赛,我们国奥队将在主场连续迎战阿联酋队(9月6日)、国外队(9月9日)和马来西亚队(9月12日)。按照巴黎奥运会男足亚洲区预选赛赛制,此阶段11支小组头名球队和4个成绩最好的小组第二球队有资格晋级明年4月在卡塔尔进行的U23亚洲杯决赛,届时决赛前3名球队直接赢得巴黎奥运资格,第4名球队则需要与非洲区预选赛第4名在附加赛中争夺一张奥运门票。

这意味着我们国奥面临的真正难题,不在这个月主场作战的第一阶段,而是集中在明年4月的卡塔尔U23决赛阶段,虽然指望这届国奥队勇闯巴黎并不现实,但对大多数球迷而言,一支具备亚洲前8名实力且充满活力的自家球队,总是心里最大期盼。

我们国奥队上一次亮相奥运会决赛圈还要追溯到2008年以东道主身份“直通北京”,此后3届冲击奥运之旅均在预选赛阶段惨淡出局。如今面对巴黎奥运预选赛挑战,成耀东手下的这支国奥队已然经历多次集训、拉练:2023年下半年和今年上半年,国奥队两度远赴克罗地亚长期拉练,与当地各级球队热身赛相加超过50场;6月回来不久,国奥队在香河基地与来访的乌兹别克斯坦队完成两场热身赛(以1∶3和1∶2两负对手),随后7月和8月更是组织两次飞行集训,以便延续球员在欧洲拉练时打磨出来的技战术能力。

事实上我们球员的确需要长时间集训磨合才能提升整体作战能力,8月底和9月初两场热身赛,国奥队在0∶2不敌土库曼斯坦国奥队后及时调整,次战1∶0取胜,终于在正式比赛之前尝到胜利甜头,全队的信心也经由这场胜局得以树立,更新的的是,成耀东也总算可以在与阿联酋首战当中排出自己心目中理想的首发阵容。

与先行一步的国奥队相比,我们亚运队显然存在“突破”空间——我们男足亚运队已于9月2日抵达杭州,进入亚运会前备战冲刺阶段。由于亚运会赛事非国际比赛序列赛事,且杭州亚运会本应于2023年举行,今年多数亚洲强队在亚运组队层面并不十分重视。据记者了解,除卫冕冠军国外亚运队因“洲际冠军免服兵役”新规将征召数位实力派海外球员(国外亚运男足日前公布22人名单,效力于斯图加特队的郑优营和巴黎圣日耳曼队李康仁两名国脚领衔亚运队),以国外为代表的亚运男足队均派遣二线甚至三线球队出战,尽管国外男足亚运队对外宣称以夺取金牌为目标,但球队当中半数球员来自大学球队,其余亦为职业俱乐部替补或边缘球员,这样的背景为坐拥主场之利的我们亚运队争取历史最好战绩(1994年广岛亚运会打进决赛获得亚军)提供了先决条件。

根据杭州亚组委抽签结果,我们男足亚运队小组赛与国外、缅甸、孟加拉国3队同组,3场小组赛分别于9月19日、9月21日和9月24日进行,按照赛程划分,我们亚运男足小组赛及出线后进阶赛事均安排在黄龙体育场黄金时段,“天时地利人和”的后勤工作亦将成为我们亚运男足冲击决赛的新的保障因素。

相对“困难”的国足本周开始在成都展开为期10天的飞行集训,9日和12日两场热身赛对手分别为马来西亚队与叙利亚队,鉴于国奥队、亚运队挑走几名国脚,本期国足集训热身赛仍以老将为主。主教练扬科维奇和国足的“大考”在11月到来,2026美加墨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36强赛年底开赛,国足11月16日客场对阵国外,11月21日主场迎战国外,以本期集训热身赛名单分析,现有球员对于扬科维奇最习惯使用的442阵型已不陌生,但随着36强赛推进以及可能进入的18强赛,国足替补阵容的深度或将对最终结果产生重大影响。18强赛产生多达8.5张世界杯门票,这使得与国足实力相近的第三档次球队都有可能成为国足竞争对手,毕竟18强赛3个小组只有前两名直接出线名球队还将在第四阶段分为两组进行单循环淘汰赛,亚洲排名第11位的国足通过3轮筛选后仍然存活的难度显而易见——这也是扬科维奇要在国奥队和亚运队当中选人补充国足厚度的必然结果。

9月已至,国奥队、国足、亚运队扎堆集训、比赛,让我们足坛呈现出罕见热闹“阅兵”景象,而亚运队和国奥队几乎展现出去青年龄段之上的所有“国库储备”:国奥队的陶强龙、刘祝润、木塔力甫、胡荷韬、梁少文、艾菲尔丁,亚运队的戴伟浚、张威、方昊、朱辰杰、蒋圣龙、韩佳奇,都将成为更新一届国足“换血”的第一选择,而3支球队在3条战线上的展演,正可以让球迷预判下一个世界杯周期内和奥运周期内国字号球队的进步幅度:倘以当前联赛质量作为衡量指标,我们男足恐怕短期内还达不到打进亚洲前四、争取世界级别赛事决赛资格的“质变”。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