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新铁娘子”面临“通俄”质疑

爱沙尼亚总理卡娅·卡拉斯在2023年的大选中因为其对俄罗斯强硬态度,帮助其所属的爱沙尼亚改革党胜选。而最近卡拉斯却因为其配偶与俄罗斯的商业利益往来陷入巨大非议,爱沙尼亚各界要求其辞职的呼声不断。

卡拉斯在2021年首次当选爱沙尼亚总理,也是该国历史上第一位女总理。欧洲很多媒体都将其视为“波罗的海国家代言人”,也因为其对俄罗斯的强硬态度给其冠以“欧洲新铁娘子”的称号。

从2021年起,卡拉斯就坚持反对北溪2号天然气管道计划。北溪2号管道是世界最长的海底管道,用于俄罗斯和欧洲之间的天然气运输。地缘政治的原因,使美国与部分东欧国家强烈反对北溪2号的修建。卡拉斯在俄乌冲突爆发后就一再表示,北溪2号天然气管道是“一个地缘政治项目,而不是经济项目”,并敦促终止该管道计划。她还表示,欧洲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是一个重大的政治问题。

在俄乌危机爆发后,卡拉斯主张支持爱沙尼亚与其他盟国一起触发北约第4条款,即“当北约成员国在领土完整、政治独立或安全受到威胁时,在任何一个成员国的提议下,北约各国将进行紧急磋商”,并屡次承诺为乌克兰提供政治和物资支持。到2022年4月,总价占爱沙尼亚GDP约0.8%的军事装备已移交给乌克兰,使得爱沙尼亚在当时成为世界上向乌克兰提供的军事装备在GDP占比最高的国家。此外,她也是此前推动欧盟对俄“闭关”的主要支持者。2022年9月,在爱沙尼亚与其他几个波罗的海国家计划出台限制俄罗斯游客入境的相关措施时,卡拉斯称“前往欧盟旅行是一种特权,而不是一项人权”。她也强烈支持乌克兰加入欧盟,称这样做有“道德义务”。

卡拉斯也常常借俄乌冲突的议题,在欧盟事务上发声。今年,她曾呼吁“让我们建设一个有战斗力的欧洲”,要求欧洲各国政府提高国防开支,利用长期国防采购承诺帮助欧洲防务公司提高产量和产能。也难怪很多媒体都曾猜测,卡拉斯可能有过接任北约秘书长的计划。同时也有不少消息人士透露,波罗的海国家希望共同推举卡拉斯参与明年欧盟机构领导人职位的竞争。

8月底有爱沙尼亚媒体爆料,卡拉斯的丈夫阿尔沃·哈利克参股的一家物流公司自俄乌冲突以来,仍一直在俄罗斯经营物流业务,向俄罗斯发送货物。爱沙尼亚公共广播公司透露,哈利克拥有一家名为“斯塔克物流”的运输公司24.8%的股份,该公司的一位客户在俄罗斯经销金属包装产品,所以委托斯塔克物流承担物流运输服务。

在该消息被爱沙尼亚各大媒体热炒后,斯塔克物流被迫发布公告称,将在9月终止在俄罗斯境内的物流服务。但很多媒体表示,斯塔克物流的客户在俄乌冲突以来已经在俄销售了近3000万欧元的产品,而斯塔克物流从运输中赚取了约150万欧元。

卡拉斯本人推出的新法明确规定只有国有公司才能在俄罗斯经营,而她丈夫持股的公司是私营的。虽然卡拉斯后来承认了她丈夫在该公司的股份,但否认自己或丈夫有任何不当行为。卡拉斯表示该公司在俄罗斯的业务是协助爱沙尼亚客户结束其在俄运营,并坚称“没有在俄罗斯花费过一欧元、美元或卢布”。斯塔克物流也在此后向媒体表示支持卡拉斯的说法,即该公司在俄罗斯的业务是协助爱沙尼亚客户结束在该国的生产,他们的工作没有以任何方式为俄罗斯经济做出贡献,也没有违反爱沙尼亚或欧洲制裁法。哈利克随后称,他将出售其在斯塔克物流公司的股份。

但《爱沙尼亚日报》的调查则表示,斯塔克物流与哈利克的声明并不属实,斯塔克物流的相关客户并不是卡拉斯所说的计划终止在俄罗斯的业务,而是此前正在讨论进一步拓展在俄业务的可能。

很多爱沙尼亚民众并没有忘记,卡拉斯曾在俄乌冲突爆发后呼吁“爱沙尼亚公司停止所有与俄罗斯有关的交易”,她丈夫的丑闻瞬间激起了爱沙尼亚国内对她的反对声浪。有爱沙尼亚媒体评论人士指出,对于许多爱沙尼亚人来说,卡拉斯现在似乎有两副面孔。

爱沙尼亚“社会问题研究所”在8月底进行了一次民意调查。在受访者中,57%的人认为卡拉斯应该辞职;31%的人认为卡拉斯应该给出解释,但可以继续工作;仅有7%的人认为卡拉斯不应该作任何解释。爱沙尼亚反对党在丑闻后一直公开要求卡拉斯辞职,认为该丑闻玷污了爱沙尼亚的国际声誉,更有反对党提议成立一个特别委员会,对斯塔克物流在俄罗斯的业务运营进行调查。

传统上不参与党派政治斗争的爱沙尼亚总统阿拉尔·卡里斯也在近期暗示总理早就应该辞职。卡里斯总统在采访中表示,“卡拉斯总理的家人与俄罗斯的商业活动引起了媒体和社会的许多质疑,并使人们关注政府首脑和爱沙尼亚必须遵循的价值观。”卡里斯总统认为这一事件将影响到爱沙尼亚与盟友之间的信任关系。卡里斯总统还表示,总理应该就此事接受议会委员会的听证质询。

最终,卡拉斯同意出席特别委员会的听证会,但9月4日的议会听证会则变成了一场混乱。据爱媒体报道,听证会上,委员会主席马特·赫尔姆、保守人民党副主席埃克雷与卡拉斯几乎一直在不停地大声互相驳斥。卡拉斯在听证会上保证她没有做错任何事。她重申了之前的声明,即丑闻爆发后,她才与丈夫谈论了斯塔克物流的交易。

听证会后,卡拉斯向媒体称她受到了政治霸凌,反对党希望借此事恐吓其辞职。卡拉斯更是坚持认为,在当前制造政府危机不利于爱沙尼亚的安全。而反对党则表示,卡拉斯正在错失体面地提出辞职的最佳机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