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星“逃离”沙超背后是“人造联赛”的尴尬

亨德森放弃大半收入,“赎身”转投阿贾克斯,本泽马、菲尔米诺心生去意。还未等沙特联赛在这个冬窗掀起新一轮的金元攻势,不少球星就有了逃离的打算。金元并不能买到一切,如今的沙超也在暴露各种各样的问题。

这并非是在回忆这位利物浦功勋队长的某一场青年比赛,或者是一次半公开的热身。而是2023年10月达曼协作客战利雅得体育的沙特阿拉伯超级联赛。亨德森、维纳尔杜姆与格雷身后是空荡荡的蓝色看台,相比于星星点点的观众,一块写着利雅得体育队名的广告板要更醒目。

这并非偶然,而是一种常态。这场比赛是亨德森加盟达曼协作之后的第9场,期间观众最多的一场,是对阵利雅得胜利。这是他们赛季的第一轮比赛,有13930名观众出席。亨德森的前9场比赛中,平均每场只有7164名观众,加起来有64476人次到场——这个数据,也就比安菲尔德球场的容量(60000人)多了一点点而已。

在2023-24赛季开始之前,沙特超级联赛宣称“沙特国内有80%的人以各种方式参与足球运动”,他们也花费了数亿欧元从欧洲的大俱乐部购买球星。但是看台上并未出现预期中的盛宴,沙特联赛平均每场的上座人数只有8776人,平均上座率不足40%。很多球星发现,他们需要时常在三位数观众的空旷体育场内比赛,例如利雅得体育在去年9月与阿科多的比赛,到场的只有133名观众。

哪怕是那些得到沙特阿拉伯公共投资基金(PIF)支持的球队也是如此,他们相比于其他球队或许能够更容易吸引球迷,但依旧难以在巨大体育场内形成堪比欧洲联赛的氛围。吉达联合平均每场有23003名球迷观战,不足他们主场容量(62345人)的一半;吉达国民也有着类似的问题,平均17916人的上座量相比62000人的球场还是太小。

半年之前,欧洲足球界难以阻挡“沙钞”的金元攻势,不止一次看着亨德森、法比尼奥等头牌球星前往中东,或者像维加这种年轻新星被沙特截胡。不过在足球氛围上,他们依旧有嘲笑沙特的资格,一篇描述沙特联赛的文章如此命名——“英格兰92支职业俱乐部中,只有一支的上座率低于沙特联赛平均水平”。

吉达国民队在2023-24赛季的征程,始于对阵哈森姆。这两支球队在上一赛季都处于沙特的第二级联赛(沙特甲),但2023年夏天他们的命运走上了不同的道路。吉达国民在转会市场上投入了1.8亿欧元,菲尔米诺、凯西、圣马克西曼、德米拉尔、爱德华-门迪、马赫雷斯、维加与伊巴涅斯加入了他们的阵容,如果这些球星同时首发的话,完全可以和五大联赛最优秀的球队们对抗。

然而哈森姆队总共只投入了175万欧元用来购买球员,这笔钱甚至不足以支付上述球星一个月的工资。他们阵中目前身价最高的球员是葡萄牙中场托泽,这位出身于波尔图青训的球员被“转会市场”网站评估为400万欧元身价。与几个月前两支球队还在次级联赛杀的难解难分不同,这场沙超揭幕战并没有什么悬念,菲尔米诺仅仅用10分钟就打进2球,吉达国民3-1获胜。

造就这一切的,并非是两支球队运营能力或者引援效果上的差距,而是沙特阿拉伯公共投资基金收购了吉达国民75%的股份,丰盈的财务支持让他们可以买到几乎世界上所有球员。而在2022-23赛季,吉达国民股权还未变更时,他们在转会市场上的总投入也只不过是609万欧。

2023年6月,沙特阿拉伯公共投资基金收购了利雅得新月、利雅得胜利、吉达联合和吉达国民四家球队各75%的股份。在宣传资料上,这次行动被称为沙特“2030愿景”的一部分,沙特政府希望借此将沙特联赛打造成全球前10的知名赛事。从C罗到内马尔、本泽马与菲尔米诺们,沙特联赛的确吸引了大量球星,以及随之而来的关注。2023-24赛季沙特联赛的转播权卖给了12家公司、覆盖130个国家,预计本赛季沙超收入达到18亿里亚尔。

但是带有国家意志的超量资本涌入,却也让沙特联赛呈现明显的“主角”与“配角”之间的分野。19轮联赛之后,利雅得新月以不败成绩(17胜2平)优势领跑,C罗所在的利雅得胜利以7分之差落在身后,第三名同样是受到PIF投资的吉达国民。“四大家族”之外表现最好的是布赖代合作,目前拿到34个积分,与榜首的利雅得新月有19分的差距。

无法适应沙特当地的生活,加上担心失去国家队位置,迫使亨德森最终“逃离”。同样无法适应的还有本泽马,金球先生还与更衣室矛盾联系起来。另外还有一些掮客伺机而动,冬窗不少欧洲豪门都有引援需求,从沙超租借一些尚能战的球星不失为一种方法。前利物浦前锋菲尔米诺就被推荐给了切尔西,托纳利因为赌博长期禁赛之后,纽卡斯尔一直想要运作鲁本-内维斯。

但是归途却没有那么容易就开启,除了需要说服俱乐部放人之外,不少人还面临着财务问题。沙特承诺给足球运动员们免税,但前提是他们履行完至少2年的合同,否则税率为20%。此外,如果返回英超的话,这些球员在沙特的收入有可能被视为“海外收入”,同样会收到一份巨额的税单。

以亨德森为例,如果他不想为这半年在沙特的收入缴纳47%的税金,那就必须将自己变成“非英国纳税居民”,根据规定,不仅本税务年度(从2023年4月到2024年4月)要在英国境外183天以上,还要再在英国之外待一个完整年度。因此前利物浦队长处于“有家不能回”的状态,只能尽力在欧洲大陆寻找新工作。此外为了获得自由身,以及避免向沙特补税,亨德森放弃了自己在沙特75%的收入。亨德森的这段旅程,或许最终收获寥寥。

几乎就在亨德森离开的同时,达曼协作宣布与他们的主教练、英格兰传奇史蒂芬-杰拉德续约。实际上双方上一份2年期合同只履行了6个月,而且杰拉德在此前的11场联赛中仅赢了1场,无论从足球世界的哪个方面,似乎都找不到续约的理由。答案或许在足球之外——达曼协作并非直接被PIF投资的“四大家族”之一,却受到沙特阿拉伯基础工业公司(SABIC)提供资金,而后者又与PIF有重大关联。相比于混乱的管理、糟糕的基础设施与平庸的成绩,杰拉德的传奇球星身份是达曼协作俱乐部唯一的招牌。

经过了去年夏天的疯狂之后,沙特联赛似乎在这个冬天面临“降温”。毫无疑问他们还是能吸引到不少五大联赛的知名球员,例如马竞的洛迪和科雷亚、曼联的卡塞米罗。但随着时间推移,沙特联赛也在暴露诸多问题。毫无疑问,足球是一项生意;但并不是所有东西,都能用钱买到。这样的故事过去上演过不止一次,或许豪富如沙特也未能幸免。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